贞操颠倒世界(05)

作品:《明日方舟 贞操颠倒世界的莱茵性教育

    贞操颠倒世界(05)贞操颠倒世界的援交手记(2)作者:原星夏字数:61112020年7月30日“叮咚!”

    “来了来了!”

    只听门里一声欢快的回应,扑通通的急促脚步声逐渐靠近门前,“呼啦”一声兴奋地掀开了宾馆房间的门。

    ……我一脸复杂地看着眼前比我还要矮一截的杜林族少女。

    桃金娘刚刚洗了一个澡,棕红的头发还半干地披在肩头,手里捧着电吹风,插头被拽下来一路拖到门口。一张萝莉的俏脸,嘿嘿笑着两眼放光地看着我。只穿一件薄薄的白棉布短背心和棉布短裤,怎么看怎么觉得像儿童款的小睡衣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……『大将军』?”低头确认了一下微信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没错,就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拜拜。人不能,起码不应该。”

    “你回来!我可是成年人,小北北,按年龄你还应该叫我一声姐姐才对!”

    “虽然为了钱的确干什么都可以啦……但也请尊重我的职业,如果是陪玩躲猫猫还是其他什么无聊的游戏恕我拒绝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话,当然是做成年人做的事情啦!”

    桃金娘生气地叉起腰。

    “确认一下,你所说的事情是makelove吗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!”

    “再确认一下,你本人对于makelove有清楚地认知吗?”

    我左手半握拳,右手的手指在里面前后快速抽插,发出啪啪啪的声响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嘛!严正声明,我真的是成年人!而且还是身高还算是偏高!”

    “那看下身份证……”

    “快进来快进来!”

    然后就被她扯进了房间里。

    桃金娘跑回梳妆台吹干半湿的头发,我脱去外衣只穿背心和短裤坐在床沿。

    她订的还是大床房,都可以想象她踮着脚在柜台前,跟服务员面红耳赤地解释身份证没有造假的情景。

    桃金娘踩着凳子,人类的吹风机对于杜林族太大,桃金娘越急着吹干,手忙脚乱居然吹风机掉到了地毯上,我捡起吹风机,把插头重新插到插座。

    “我帮你吧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太感谢了小北北。”

    给桃金娘吹头发的时候……居然找到了小时候玩洋娃娃的感觉!我的青春又回来了,忍不住地给她梳个双马尾,结果她生气地扭过头来气鼓鼓地瞪着我。

    “不准把我当做小孩子!”

    桃金娘还是把绑双马尾的皮筋拿掉了,失落。

    吹干后,她就牵着我的手领到了床边。订单上还加了一个足底按摩。桃金娘兴致勃勃地把两只脚搭在我的大腿上,我隔着一层淡紫色的棉袜,按揉她柔软的足底,她舒服地连连轻叹,十根脚趾快乐地拨动起舞。

    “人类的话,也就你这个年纪身高和大小都合适嘛,成年人看起来太高了,会有压迫感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一说,我都不知道谁在炼铜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,你说话还挺逗的嘛!”

    一边爽朗地笑着,一边拍了我的肩膀一下。怎么感觉好像我是服侍大姐的小北一样……按摩足底刺激全身经络通畅,桃金娘脸色渐渐红润,鼻尖还冒出一层细汗,渐渐有了感觉,把腿一收就准备办正事了。

    脱了以后……这身材,加上那张萝莉脸……怎么看都是幼女啊!最能表现女性特征的部位也不明显……虽然不知道这种大小在她们种族里是不是算巨乳……咱也不敢说,咱也不敢问。关键内衣还是淡紫色性感蕾丝款式,有种性感早熟小学生的犯罪感……桃金娘坐在床沿,我跪在下面,扶着膝盖分开两条纤细的大腿,用嘴巴帮她弄湿润。

    毕竟看起来身子小巧单薄,担心她的小穴会不会很干涩,会不会非常窄没有弹性,进去的时候会不会很疼。但是除了比较娇小基本上与成年的女性无异,花苞沾湿打开,里面淫液噗叽噗叽地很充足,用手指试试弹性也很足。

    用舌面上下摩擦,刺激整片性敏感带,观察她的反应探索敏感的点着重爱抚。

    她舒服地把两条腿搭在我的肩上,甚至摸着我的头发,扭起小腰主动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好有征服感……”

    最喜欢的体位居然是女上位。被小小的她骑在上面,双手沿着玲珑的腰肢曲线上下抚摸,龟头被紧紧吮住刺激接二连三地袭来,里面紧致到感觉像是犯罪,居然忍不住地被这个小家伙弄得哼了起来。她更加得到鼓舞,我们的喘息声交织在一起,她更加卖力地摆动小小的身体,体力也是出乎意料相当的可以。

    搂在一起高潮射精的时候,我都情不自禁地想要是中出在里面就好了,她的小穴肯定是紧紧锁住精液,全部积在子宫和贮精池,一滴都不会流出来的那种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怕搞出人命,好想体验一次那种感觉。

    趁着她舒服完睡着以后,还是给她梳了双马尾并且拍了照片,嘿嘿。

    安赛尔罗德岛温泉终于建成了!离风笛农庄不远的地方挖了一块地围起来,垫上石头用源石做能源的人工温泉。保养好皮肤才能更好地给大家服务嘛,周末就迫不及待和安赛尔相约去露天温泉一起泡澡。

    我是男女通吃的。安赛尔虽然很受异性欢迎,但是不怎么擅长跟异性交往,寂寞难耐在宿舍自我抚慰的时候恰巧被我抓住,然后就被我说着“反正都是男孩子又不会怀孕”顺手推倒了。哈哈,这么想,还有点真的对不起罗德岛一直暗恋安赛尔的女孩子(也许也有男孩子)们呢。

    本来说好了,趁着刚洗完温泉身上又弹又滑,到附近的小树林里野战。结果天赐良机,温泉那天只有我们两个人,可以在温泉里做快乐的事情,这么想着我立马兴奋地脱光光。

    更衣柜前的安赛尔却忧心忡忡地看着自己手里的粉红内裤,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“这个月怎么没按时来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?卡缇的还是玫兰莎的?”

    “博士!你胡说些什么嘛!我要生气了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难不成是我的?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安赛尔害羞的样子真是太可爱了,想要更多地欺负他。

    做援交啊,皮肤可是相当重要的,我这一身吹弹可破的婴儿肤质,姐姐们喜欢得不得了,又是摸又是舔又是咬,也多亏了姐姐们的露水滋润,我的皮肤永远都是白里透红相当诱人。

    然而!明明我用了那么贵的护肤品,结果还是他的肤质更胜一筹!我是超级超级嫉妒安赛尔啊,看到脱光光的安赛尔,当然是先来一波咸猪手泄愤了啊。

    摸摸摸揉揉揉……安赛尔无力地靠在我的肩头发出色气的呻吟。每次做爱之前,首先要做的事情肯定检查小兔子的处男膜啦。把他的嫩肉棒轻轻攥住,进入状态已经有点烫手了呢。轻轻往下拽,哦吼,处男膜还紧紧阻碍龟头探出,果然贞操还在哦。要是哪天直接剥开了,我不光要知道是谁,细节肯定也要一五一十地审问出来,嘿嘿嘿。

    一只手玩弄安赛尔的肉棒,另一只手则揉他小小的胸部,把我滚烫的勃起肉棒顶在了他的臀沟上下摩擦。相比被女人吃掉,更喜欢被我宠爱后庭。只不过这个兴趣不为人知,有可能直到他结婚后,老婆兴奋地发现初夜落了红,都不知道后面已经被我疏通过不知多少回了。

    按我的个性,可能会提议三个人一起玩吧……算了,要是结了婚还是别去打扰人家了。

    “最近工作好累,用嘴慰劳我一下吧,小兔子。”

    安赛尔害羞地点了点头。我坐在温泉的边沿上,小腿泡在温泉里,他把头埋在我的两腿间,非常温柔得帮我含了进去。

    啊,好舒服,被安赛尔湿润温暖的口腔包裹,一周的疲惫都一扫而光。给别人口交的时候,从来不可能像今天这样完全放松下来,都是小心翼翼地观察对方的表情探索敏感的地方,还得故意吃得噗噜噜地很大声,满足对方的虚荣心,最后还要被灌一口潮吹吞下。

    也是难得可以放松,不戴套套地让龟头被温暖湿润的软肉包裹,然后无所顾忌地全部射在嘴里。

    要是退役以后能跟安赛尔结婚就好啦。但是还是希望他能嫁给玫兰莎那样的女人,毕竟仅仅家境一点也足够了。啊,我也想嫁个富婆啊,可惜那样的大户人家肯定不可能接受我这样的过去吧,顶多也就是玩玩罢了。就算有痴情的阿芒,我也不想当玛格丽特啊。

    …樶…薪…發…吥………最后射在了安赛尔的嘴里,他皱眉吞精,还用手接在下巴上,害怕嘴角流出的精液落在温泉里,真是爱干净啊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哦,小兔子,很舒服哦。”

    作为回报我让安赛尔背过身去,抬起小翘臀,一边托起他的蛋蛋拿在手里玩捏,一边舔舐他洗得香喷喷的粉嫩后穴。

    “呀!……舌头进来了,嗯哈……好羞耻……”

    手掌摩挲安赛尔的阴茎前端,先走汁已经湿了一大片,感觉前戏差不多了,就起身拍拍他沾着水的小屁屁。

    “等我一下,我去拿润滑液和套套。”

    “好、好的。”

    正当我哼着歌回到更衣室的时候,却只见某个一脸坏笑的紫兔子已经等候多时。我吓得叫了一声,她立刻捂住了我的嘴巴,把显示着我和安赛尔旖旎的各种场面的手机放在我的眼前。

    ……“博士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大姨夫突然来了,你先泡吧,我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那也没办法,那个要是没带的话可以到我包里找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,你放心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“安赛尔还是良家少年,有什么事情冲我来。”

    “哼哼,该做什么你清楚吧?”

    “刚刚上岛就到温泉偷拍……看来不教育一下是不行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咱们走吧,小北北。”

    本来给安赛尔准备的套套,正好跟这家伙用了吧,就是男生之间用的会厚一点。我穿上浴衣,跟着暗索走进了小树林,暗索咯咯笑着,先把我的衣服一把扯开,然后乱摸各种部位。然后把上衣脱掉,让我摸她的两个大肉球。

    “我趴好,你自己动哦,博士北北。”

    暗索把内裤褪下,扶着树摆好后入位的姿势,把小穴扒开坏笑扭头着看着我。

    把主动权交给我吗?认真的吗?可不要后悔哦。

    ……“啪啪啪啪啪啪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啊……博士!啊啊,不行了……饶命啊……啊哈!快要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我们的脚下已经扔了不知多少用过的套套,此时的暗索已经将近虚脱,香汗淋漓地浑身颤抖,艰难地扶着树干,两只兔耳随我的撞击无力地摆动。

    “博士……饶了我吧……让我休息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才高潮八次就不行了?我这发还没射出来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了……已经被榨干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许跑。”抓住要逃走的腰肢,现在她完全没有力量反抗,两条腿一直不停地颤抖,用手扣住树皮才勉强没有载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小兔子乖,把照片删掉,我就放你一马。”

    “休想……我还要用那个要挟你做我的肉便器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现在的状况来看,谁做谁的肉便器还比一定哦。”

    “啊啊啊不行了,停下来……啊啊,已经真的没有力气了,”

    左手趁机按揉她的阴蒂,右手则握住她的奶子大力揉搓。毫不留情地加快速度大力抽送,这家伙的敏感点早就被我摸得一清二楚,直接用龟头刺激g点,每一次都让她没命地乱叫。暗索的阴道随我的抽插开始张驰蠕动,我再次把她强行推上绝顶。

    “啊啊!”

    黑丝双腿内八夹紧,她被我顶的仰起脖颈,舌头都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还能去嘛。撒谎可不是好孩子,惩罚你再去一次。”

    说罢我把肉棒上湿漉漉的套套揪下来随手丢掉,精液流在地上就当作給土地施肥了。从盒子里剩余的寥寥无几的几片套套里再捏起一片撕开戴好,再次撞进她已经颤抖的小穴里……“我删……我错了博士……”

    亲眼看着她把照片删除,我才抽出来,作为惩罚扯掉套套射在她的屁屁上。

    “想和我做的话可以微信随时联系,哈,看你这样起码两个周估计连打手冲的心思都没了吧。一次500包夜,要用自己赚的工资,如果被我发现偷东西的话……哼哼,就让你三天三夜都不准合眼哦。”

    煌“博~士~”

    我把一个二维码挡在了抱住我就要亲的煌面前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我懂我懂,姐姐怎么会白嫖你呢。哼哼,全套的搓澡按摩来一发!”

    叮咚!支付宝到账……“老板大气。”

    转账成功以后,我赶紧盘算家里常备的套套数量,嗯……勉强够把这傻大猫哄舒服了吧。

    “去我房间?”我问她。

    “搞快点搞快点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别抱我!呀,放我下来啦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劫色咯!”

    然后就被煌扛在肩上一路快跑,丢到了床上。按照她的个性当然是不管什么先爽一发再说,我一脚蹬住她的奶子不让她靠近。

    “先洗澡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都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脱光光以后,牵着她走进了浴室里。不牵着她的手的话,她就赖在原地不走。

    “来,煌姐姐,在这里坐好。”

    先挤几坨沐浴露涂在手上……嘿咻……奶子大就是洗起来相当费劲。揉的话手感的确不错,本来一只手就抓不住,打了沐浴露以后更是滑溜溜地不听话。傻大猫倒是被揉得挺舒服,咯咯咯地傻笑。

    奶子下面比较爱出汗,一只手捧起来另一只手搓洗。再就是洗乳沟,用海绵在中间一抽一拉,这家伙故意捧着奶子往中间挤,色色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,乳交要加钱的。”

    “来一发来一发!”

    呼,危机合约这家伙晋升以后涨了工资,消费水平又提高了不少。我握住肉棒吱溜地滑进乳沟里,挺动腰部一抽一送,她相当兴奋地看着我的肉棒来回按摩她的乳沟,抽送了一段时间最后射在她的脸和头发上,再帮她冲洗干净。

    洗下面的时候,老是说痒,夹住不配合……哼,看我起身去刷牙漱口,立马咯咯地笑了起来,真是好懂的女人。

    先用莲蓬头帮她冲洗干净,温热的水流缓缓冲在阴核上,舒服的她嗯哼地扭扭腰。先探进一个指节,轻轻扣弄,下面湿润以后换一根手指抽送,然后再两根手指可以一块进去以后,就可以下嘴用舌头搅了。

    小板凳比较矮,差不多要趴跪在浴室地板上,扶着她光滑的大腿,用嘴巴把她的下面盖住,用舌面摩擦,一边口一边扭动腰臀,这色猫的咸猪手也拍上了我的屁股摩挲。

    就算像煌这种强悍的家伙,下面也很娇嫩敏感,必须温柔小心。不过大猫猫的弱点被我含在嘴里,被我玩弄的死去活来的样子,还是相当有成就感。

    刚刚出道的时候喝潮吹还会被呛到,现在像煌这种水量大的也都可以一口咕嘟嘟吸干,再把湿漉漉的舌头吐给她看,她舒服地满脸潮红,宠溺地摸摸我的头。

    全身都冲洗干净,然后就是在浴缸里面做。有意思的是借助水的浮力,身材大小的差距就显得不那么突兀,我这种娇小的身材也能抬着她的大腿抱起来抽送,平日里都是被这大家伙压制的我也可以报仇捉弄她。

    冲顶的时候不敢在浴缸里,害怕晕倒。都是出来以后,被她托起来抱住,四肢缠在她身上冲顶,感觉整个世界都在颤抖。攻坚干员的力度也真是……煌激烈地摆动腰部,两手都抓进我屁股肉里了,我被撞得断断续续地前后摇晃乱叫,在几乎快要晕厥的快感当中全部丢出来。

    回到床上就是第二轮啦。正统的女上男下正常位,我的脚保养的很好,随着她的撞击上下跳动,像小婴儿一样白嫩嫩的小肉脚,有时候就干脆踩在她脸上,傻大猫还说踩得一脸享受,说像猫猫的小肉垫一样。

    完事以后,我当然爽的像是一直在云里飘浮,然后她就软成一摊变成废猫猫了。

    “博士北北,给我膝枕嘛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博士北北,哄我睡觉嘛……”

    “猫猫乖,乖猫猫,乖乖睡觉觉……”

    煌用脸颊蹭我的大腿,一会儿就惬意地打起了呼噜。

    明明是大姐姐嘛,怎么一点也没有大姐姐的样子,算了,平日里总是那么强悍做别人的依靠也很累吧。

    一会儿撤了大腿给她垫个枕头,我也就睡了。洗完澡的大猫猫身上滑溜溜香喷喷的,抱着睡也相当暖和。

    她们很多是饱受歧视的感染者,除了单纯的解决性欲以外,希望能被人温柔对待,想个找人倾诉,或者想找人撒个娇。所以每次陪她们睡完,看着窗外灯火阑珊,恍若我做援交除了单纯的赚钱以外,还有那么一点其他的意义。

    当然,归根到底还是趁着年轻想赚钱。

    我当然希望矿石病早日治愈。那时候估计已经不算少年的我,正好找个接盘的人嫁了。而且随份子的钱,你们谁都别想跑哦。